[我的ACM之路] 走向成熟

又一年过去,ywy研三了,逐渐繁忙的毕业设计和就业压力使他关心集训队的时间减少,计划中的选拔赛一拖再拖,最终只好取消了,集训队来者不拒。这一年,zyy研二、wl和ywq毕业,不过lj考研成功,使集训队补充了强悍的新鲜血液。这一年Larva进入集训队,并且固执的他们要求一起组队参赛,ywy最终还是没有说服他们分开……

由于学工办不同意集训冲掉军训,于是集训被安排在了8月份。大家还是开心得做着题,讨论着算法。jackie为集训队供献了一个代码交流平台,不过由于时间关系,集训结束之前,这个平台的功能还仅限于统计各人的题量。由于Larva三人都是用Java的,所以集训题库选择了POJ的两卷。那时候我开始学着用C++,因为Java实在太恶心了,Collections Framework和STL没法比。

集训结束之前,ywy安排了4场个人赛,用于做分队的参考。前三场都是简单题,我的成绩基本和当年leojay一样的,第一场2个多小时切掉所有题,后面几场,因为ywy限制了提交次数,我用完了限制,虽然没做完,但仍然排在第一。最后一场比较挫,做到一半POJ挂掉了,我们只好把代码先交到ywy那里,等POJ恢复了验证。由连着比赛压力比较大,我最后一场发挥失常……

新的ICPC赛季,我、jackie和lj组队,参加成都和Coimbatore的比赛。前一年上海和韩国的比赛时间不理想,由于国内的题目难度普遍高于国外,所以选择国内的赛场做为热身是不错的选择,而上海的时间在韩国之后,失去了热身的效果。而成都的时间在Coimbatore之前,这个安排很合理,但是,人算不如天算……

10月份去成都,切掉两道题,貌似做出3道就能排前5,而我们反应比较慢,只落了一个铜牌……

接下来去印度,去之前我们充分总结了成都的经验,并且突击了一下,我在POJ的排名跃升到历史最高点——23位。本以为去印度的强队不多,可以拿个好成绩回来,却没想到主办方的表现实在差强人意。上手一道大数的题目,我在比赛开始之前就敲完了,然后提交,Judge一小时没有工作,一小时之后,判了一个RTE给我,百思不得其解,然后同样的代码再交一次,CE,顿时没有想法了,后来改了一下输入方法,AC了。事后想想,一开始的RTE,如果是输入方式造成的,那Judge的数据格式应该有问题,而CE则肯定是Judge不懂Java=.=。另一道题,在比赛开始后不久也敲完了,等了一个多小时之后,得到一个WA,改了之后AC了。Judge一小时不判题,造成了我们队巨大的时间劣势,最后只排名20位左右,非常地郁闷。

从印度回来之后,jackie退役了,lj研二,接下了ywy教练的位子。集训队里参加过比赛的,只剩下我和Larva三人,下一年的参赛形势瞬间变得严峻起来……

那一年的程序设计联赛,ywy把裁判的工作交给了我、jackie和lj,而联赛则变成了Larva分奖品的舞台。为联赛出题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,要让题目难度有层次,所考察的算法覆盖面广,题意看上去能吸引人。按照ywy的说法,一套题目能成为好题目,那么在比赛中每个队伍都至少AC一题,并且至少有一道题没有队AC。如果在比赛中有一支队伍AC了全部的题目,那命题人就比较坍台了。找一道没有人做得出的题目很简单,比如复杂的模拟题,或者有很深背景的论文题,基本都可以拦住所有的队。然后找一道所有人都能做出的题就不是这么容易了。联赛到现在已经是第4届了,从来都没有一道题能被所有的人做出,而在大陆的所有ACM赛场上也没出现过有一道题被所有队做出的情况。估计按这个形势,A+B是趋势=.=

最终Larva的某人(忘了是谁)拿了联赛冠军,成功抢到了一个DVD刻录机,比我当年第一名的Combo好多了,唉,感叹时代的进步……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