软件先要好用,才可以考虑盈利

最近几天《超级课程表》和它的 CEO 余佳文很受关注。受关注的原因并不是其软件有多么出色,而是余佳文“出众”的言论(摘自网络):

在节目中,余佳文宣称“我的公司全是90后,员工薪水自己开,我鼓励员工之间吵架,吵不了就打,住院了我出钱。明年我会拿出一个亿的利润分给员工!”。

自然这一言论引来了一大片的质疑声,余本人也有回应,又引来了更大的质疑和嘲讽。这里我并不想评价《超级课程表》这款应用,因为我已经毕业多年,不会有类似的需求了。这里只是从用户的角度探讨一下软件(或者应用,或者服务)应该怎么做。

我试图回想了一下,大学期间是怎么样记住课表的,不过发现怎么也想不起来了。很有可能是用纸记下来的,或者直接记在脑子里。那时候没有智能机,仅有的手机连上网也上不了。不过那时候同寝室有一个学习非常刻苦努力,而且不仅自己努力,还要拖整个寝室一起“下水”的好基友。大概是由于他的督促,我们寝室才能按时上课吧。

即使把当时的场景放到现在,我想我也不需要一款应用来帮我记住课表。首先,一学期的课表基本是不变的,我所在的学校是短学期制,一学期三个月,也就是说,学期刚开始的时候我可能需要看几眼课表,后面的三个月基本就都能背出来了;即使有一些课是中途有变化的,我记得有一门化学课只上了六周时间,这不还有室友和同学么。同学互相提醒,也能做到和应用一样的效果,为什么还要装应用呢。再算上寒暑假的空闲时间,这款应用的利用率并不高。

于是,课程表一类的应用没有任何前景。就别说利润了,用户每三个月到半年才会用一次的软件,连活下去的可能性都没有。

那么,怎么样的软件才算是好软件,才可以盈利呢?简单来说,这个软件要“好用”。至于怎么样才算是好用,我觉得可以分为以下几种吧:

一、帮助用户解决实际问题。比如“去哪儿”。我不太用“去哪儿”订机票,但经常用它在查价格,做预算。“去哪儿”能查到一大堆的订票代理给出的票价,其中不乏坑蒙拐骗的,最低价通常不太靠谱,但至少能得到一个大概的心理预期,用于旅行之前的线路安排非常合适。

二、帮助用户节省时间。时间就是金钱,省时间就是省钱。比如微信的语音消息功能。中文输入一向是个费力费时的事情,特别是在公交车上或者走路的过程中,手机打字尤其不方便,有了语音消息之后,不用打字了,交流也没有障碍。虽然它每次也只能省下几秒钟时间,但积少成多嘛,你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做其它的事情了,比如专心开车,光这一点就非常有价值。

三、让用户有成就感。比如 360 的“您的开机时间击败了全国 99% 的用户”。虽然这种类型的测量没有什么实际意义,但它给了用户很大的成就感。随之而来的是愉悦,用户每次开机都很开心,好心情每一天。

四、提升生活品质。比如各种团购促销会员卡服务。它们让用户花费少量的费用购买到价值更高的服务或产品,用户就有更多的余钱去做其它的事情,从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生活的质量。

可以说,课程表应用不符合上述任何一条。它顶多和第一条有点关系,但实际上,大学生对于课表的依赖并不高,其中有一些问题但都无关痛痒。于是它连一个“好用”的软件也不是,更谈不上能盈利了。或许 BAT 可以提供一个免费的解决方案,但是靠这一项来开公司,显然是不行的。


5 条评论 添加

  1. 作为大学生来说还是有点用的,自己没在用,都直接添加到日历里了,周围同学很多在用,我们的课是两个礼拜二维,三个礼拜装饰,两个礼拜摄影·····下午两堂课,每天还在不同教室
    不过不喜欢他炒作的方式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